您好!欢迎来到北京中金济国咨询有限公司!

报名热线:010-65262080
主页 > 最新动态 > 行业资讯>正文

山东又一百强企业破产,20家银行77亿债务待还!

发布时间:2018-09-17 浏览次数:

笼罩在巨头企业破产阴霾中的山东还没有恢复过来,近日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,山东省工业百强企业丛林集团及其23家关联公司破产重整。

 

根据山东省龙口市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“龙口法院”)已经公布的信息显示,截至2018年2月28日,丛林集团及其23家关联公司净资产为-40.50亿元,考虑丛林集团及其23家关联公司为外部企业担保金额,丛林集团净资产约为-70.00亿元,已严重资不抵债,无法清偿到期债务,且全部资产不足以清偿到期债务。

 

本报记者独解到家了,针对此事,以24家法人银行为主要成员的债务委员会已经成立,这 24家法人银行的风险敞口合计约为77.32亿元。

 

此外,丛林集团为烟台农村商业银行(以下简称“烟台农商行”)第二大股东,近日,本报记者从烟台农商行处独家获悉,丛林集团破产后股权将进行拍卖。据了解,目前已有具备入股银行资质的企业表明竞拍意向,股权将通过整体竞拍的形式取得,烟台农商行称该行股权结构不变。

 

风险敞口逾70亿元

 

5月15日,龙口法院发布民事裁定书称2018年5月10日,丛林集团有限公司、龙口市丛林管件制造有限责任公司、龙口市丛林塑胶带有限公司、龙口市丛林机械制造有限公司、龙口市丛林铝材有限公司等23家关联公司,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,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,及申请人具有重整的价值和可行性等为由,向该院申请破产重整。

 

龙口法院根据丛林集团及23家关联公司资产负债表等材料查明,截至2018年2月28日,丛林集团及其23家关联公司资产总额632314.44万元,负债总额1037352.65万元,净资产为-405038.21万元。考虑丛林集团及其23家关联公司为外部企业担保,则丛林集团净资产约为-700000万元,已严重资不抵债,无法清偿到期债务,且全部资产不足以清偿到期债务,龙口法院认为,丛林集团及其23家关联企业单独或整体上均已符合破产重整的条件。法院称,合并破产重整可给资源整合和出售带来便利与价值提升,有利于降低成本,有利于债权人利益的最大化,实现重整案件的经济效率,保障重整获得成功。

 

5月18日,龙口法院称,指定了丛林集团有限公司及其23家关联公司的管理人,并要求管理人立即接管债务人的财务、印章、文书等资料;调查债务人的财产状况,制作财产状况报告;决定债务人的内部管理事务;在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之前,决定继续或停止债务人的营业;代表债务人参加诉讼、仲裁或其他法律程序;提议召开债权人会议,负责债权人申报债权资料的保管、登记等。

 

丛林集团及其关联公司的破产令超过20家银行“躺枪”。

 

记者独家了解到, 以国有大行、股份行、城商行、农商行、政策性银行、村镇银行在内的24家法人银行作为主要成员的债务委员会已经成立。

 

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一组来自今年6月的数据显示,24家法人银行风险敞口合计约为77.32亿元,其中,国有银行风险敞口合计约31.83亿元;股份制银行风险敞口合计约为24.83亿元;政策性银行、城商行、农商行、村镇银行的风险敞口分别为0.75亿元、14.18亿元、5.37亿元和0.36亿元。

 

针对丛林集团的破产重整事件,记者还将持续关注。

 

烟台农商行第二大股东或生变

 

记者注意到,丛林集团及其23家关联公司为外部企业担保金额为280061万元。其中,烟台农商行便是涉事银行之一。

 

记者注意到,丛林集团曾为企业在烟台农商行贷款提供担保,如烟台市隆昌集团等,且目前该笔贷款已经进入诉讼阶段。针对此事,烟台农商行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丛林集团在该行为企业贷款担保数额较小,金额仅为2900万元,且该行已向法院提起诉讼,目前正在追索借款人和担保人,对该行经营不会造成压力。

 

同时,记者发现,丛林集团是烟台农商行第二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5.23%。

 

记者从烟台农商行处了解到,丛林集团及其23家关联公司破产后,持有的烟台农商行股权将进行拍卖。据了解目前已有具备入股银行资质的企业表明竞拍意向,股权将通过整体竞拍的形式取得,烟台农商行股权结构不变。烟台农商行认为,由于丛林集团在该行无信贷业务,其破产重整对该行业务经营无影响。

 

对于烟台农商行的股权情况,该行相关负责人表示,农商银行股权普遍呈现“小、散”结构,该行也是如此,但并不存在“乱”的问题。“目前,我行法人股占比63.06%,自然人股占比36.94%,股权结构清晰,符合监管要求。”

 

2017年,烟台农商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从2016年末的6.86亿元增加了2.01亿元,不良贷款率3.61%,不良贷款率和不良贷款余额连续三年出现“双升”。

 

针对烟台农商行资产质量压力,该行相关负责人表示,不良上升的压力主要来自于两方面,其一是受前期宏观经济的影响;其二是根据国家对农商银行市场服务定位的要求,该行客户群体主要是小微企业,该群体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。“另外,从中国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可以看到,我行近三年不良贷款趋势与全国农村商业银行基本一致,同时,近年来,我行赢利能力一直保持在较高水平,风险抵补能力较强,不良贷款风险可控。”

来源:中国经营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