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欢迎来到北京中金济国咨询有限公司!

报名热线:010-65262080
主页 > 最新动态 > 中金观点>正文

【原创】“一带一路”带动国际保理案例与分享

发布时间:2018-11-02 浏览次数:

“一带一路”政策,直接带动出口与进口的外贸增量,信用证交易以外的交易付款条件,透过出口保理、进口保理、离岸保理,为企业做出收款风险趋避及营运资金支持,间接带动内贸增量,通过国内保理,为企业做出收款风险趋避及营运资金支持。

 

所以“一带一路”对国内的保理业务仍然有巨大贡献,比如进口以后,它还会有从国代到省代、一直到各个地方的代理,所以它会有内贸的贡献。

      案例与分享

 

下面进行几个保理业务的案例分享,出于商机的考虑,部分案例中隐去买方或卖方的具体信息。下列案例大致分为七大类型,我讲解的是天逸金融服务集团已经在做并且落地实施的部分案例,这些案例没有100%相同的。

 

案例I-出口单保理

卖方:湖北省某汽车零部件企业

买方1:

所在国:捷克

交易付款条件:O/A90 天,从运单日起算

保理模式:单保理、回购型

买方2:

所在国:法国

交易付款条件:O/A90 天,从运单日起算

保理模式:单保理、买断型

 

此案例与出口保理相关,而且属于单保理业务。买方所在国是捷克,卖方所销售的产品是一个汽车零部件——刹车器,其产品外销到捷克和法国。此处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很大的不同,即在国际贸易中我们比较常见的单证是“提单”,但在这个案例中采用的是“运单”。因提单是有价证券,所以大家普遍认可提单的效力,而且习惯上提单也是处理运输中各种问题的依据。而运单不具有物权凭证的作用,是一种不可转让的债权凭证。那为什么在这个案例中采用的是运单呢?因为它走的是中欧班列,是从武汉一直到捷克,所以它用的不是有价证券。

 

目前,国内对于运单的接受程度不太高,因为它不是有价证券。但是,只要您的客户是走中欧班列,无论是您是企业、银行还是商业保理机构,都有可能遇到上述案例的情况。

 

在上述案例中,捷克和法国都希望我们做买断型保理,但是我们只同意给法国的客户做买断。因为,法国的买方(付款方)是世界500强,这是一个比较强有力的保证。而我们在对捷克的买方做了完整的征信调研后,最终只愿意做回购。

 

 

案例II-出口信保保理

卖方:浙江义乌某企业

买方1:

所在国:马德里(西班牙)

交易付款条件:O/A120天,从运单日起算

保理模式:信保(企业保单)+单保理

买方2:

所在国:明斯克(白俄罗斯)

交易付款条件:O/A90 天,从运单日起算

保理模式:信保(企业保单)+单保理

 

此案例比较大的不同点在于,卖方在浙江的义乌。众所周知,义乌是浙江乃至全国的小礼品、小商品的集散地。此案例与信用保险相关,且该信用保险是企业保单。在此模式中,是企业去买信用保险,然后将该信用保险的受益人转让给保理商。

 

在该案例中共有两家买方,一家在西班牙的马德里,一家在白俄罗斯的明斯克。此案例中,我们依然采取单保理模式,没有引进第二家保理商。然后,通过企业保单,由企业去买保险、买信保,最终企业都可以转账给我们。

 

 

案例III-出口双保理

卖方:青岛某企业

买方:

所在国:俄罗斯

交易产品:家电

交易付款条件:O/A150 天,从运单日起算

保理模式:双保理+买断型

天逸扮演出口保理商

天逸对出口商提供垫资

俄罗斯本地银行扮演进口保理商

 

此案例为双保理,同时也是出口。此案例的卖方为青岛某企业,做的是家电方面的产品,走的是中欧班列海拉尔那条线,所以也是运单。在此案例中,我们采取了双保理模式,同时与企业签的是买断型,天逸扮演的是出口保理商。随后,我们在买方所在国俄罗斯找了一家当地的银行,由俄罗斯的本地银行来扮演进口保理商,由其来对于买方给出额度,我们跟他们直接签约。然后,我们对出口商来提供垫资。这是属于出口+双保理+买断型的业务实例。

 

 

案例IV-出口再保理

卖方:江苏某企业

买方:

所在国:新加坡

交易产品:计算机类产品

交易付款条件:O/A90 天,从提单日起算

保理模式:双保理+买断型

国内某商业保理机构扮演出口保理商

天逸扮演合作保理商

天逸提供垫资

 

此案例为出口保理,但我们做的是再保理。也就是说,真正的承做单位并不是天逸,即跟出口商签协议的并不是天逸。此案例中企业的交易模式是江苏的某企业直接外销到新加坡,买方是新加坡的一个上市企业,它在新加坡上市,其主要生产基地在马来西亚。该案例中账期(OpenAccount)为90天,走海运,天逸在其中扮演的是进口保理商。也就是说,我们去面向的是买方(付款方),由我们来承担新加坡的这家公司的付款能力,相对来讲我们是兜底的。如果这个付款方将来出现信用风险,天逸要承担赔偿责任。

 

这个案例比较不一样的地方在于,按照国际惯例,在双保理业务中进口保理商通常是不提供资金的。但在这个案例中,我们扮演了进口保理商,同时我们也提供资金,然后方便出口保理商来融资给出口商。

 

案例V-离岸双保理

卖方:广东省某企业的越南子公司

买方:

所在国:越南

交易产品:家电

交易付款条件:月结30天

保理模式:双保理+买断型

买卖双方都在越南,为越南的内贸

实际流程为天逸扮演出口保理商+越南的国内单保理

本模式大量应用于25年前的台湾出口+美国内贸

 

此案例的特殊之处在于,卖方是广东省某企业的越南子公司,在实际业务过程中是该越南子公司在越南做内贸。所以,其实质是越南这个国家的内贸。但是,我们仍然可以把它拿回来我们这里做保理业务。本案例采用双保理模式,天逸扮演了出口保理商,同时找了越南当地的保理商,该保理商是一家台资银行的越南分行。为何做此选择?因为我们首先探寻了国内几大银行的越南分行,但他们对于越南的国内保理没兴趣。买方是越南的一个相当大的企业,我们想要促成这次合作,所以我们就把早期台湾比较常见的保理模式在此套用。

 

大约在在25年前,台湾经常出口产品到美国,且很大一部分企业与政府相关,比如美国的邮局。有一家台湾出口商专门做钥匙,卖给美国的邮政公司。因为当时美国的邮政公司有很多邮箱(mailbox)。基于调动因素,大家都会租用一个邮箱。所以在变动过程中,很多人的邮政编码没有变,但是邮箱却要经常更换钥匙,因为退租就要把钥匙换掉。因而,美国的邮政公司需要大量采购钥匙。当时,美国邮政公司的要求是不进口钥匙,这就表示出口商必须要到美国去设立一个子公司,即母公司外销给子公司,子公司在美国做内贸。我们就是通过这样一种方式,把这些钥匙变成一个标准化的产品。

 

所以,我们就把这个模式直接套用在咱们国内,就是广东的母公司、越南的子公司,由越南的子公司做内贸。在这个模式中,我们做的是买断型的双保理业务。那为什么把这个案例称之为离岸保理呢?因为真正的卖方并不是我们在岸的公司,真正的卖方在咱们中国以外的地区。

 

 

案例VI-离岸信保保理

卖方:金华某企业的香港子公司

买方1:

所在国:法国

交易付款条件:O/A150天,从提单日起算

保理模式:信保(机构保单)+单保理

买方2:

所在国:西班牙

交易付款条件:O/A150 天,从提单日起算

保理模式:信保(机构保单)+单保理

此案例的卖方是金华某企业的香港子公司,它的产品是快艇。信息流是该金华的母公司销售给其香港的子公司,再由香港子公司卖到法国和西班牙,即买方在法国、西班牙。但是,物流是从金华直接到法国、从金华直接到西班牙。单证是金华母公司卖给香港子公司,香港子公司再卖出去。所以,对于我们来说真正的买方是法国和西班牙的企业,真正的卖方是香港的这一家公司,实际控制人是在浙江金华。

 

不同之处在于该案例走的是机构保单。机构保单与企业保单不一样,企业保单是出口商去买信用保险再将保险受益人转让给保理商,而机构保单是由保理商去购买保单,所以机构保单不需要做保险受益人的转让,因为保单是保理商自己的。为什么要强调企业保单的转让问题?因为不管是银行、金融机构或者保理商,当你接受的企业保单的保险受益人要转让的时候,被转让人必须掌握发动理赔的主动权。因为,当一家企业已经出现问题,而他的理赔申请却必须要由一家已经跑路的企业来发动,那么这个理赔可能永远也拿不到,而机构保单不存在这个问题。所以,在做企业保单的时候,一般会提出一些限制要求。

 

 

案例VII-进口保理

卖方:智利某企业

买方:

所在地:上海

交易产品:红酒

交易付款条件:O/A90 天,从提单日起算

保理模式:双保理+买断型

智利本地银行演出口保理商

天逸扮演进口保理商

天逸承担买方付款风险

 

在该案例中,智利的某企业将红酒卖到中国国内,买方(进口商)在上海。天逸扮演的是进口保理商,由我们来承担买方的付款风险。此外,该案例走的是海运,账期(OpenAccount)是90天。

 

众多保理案例,不胜枚举。列举上述案例是为了让大家知道出口保理可以做、进口保理可以做、离岸保理也可以做,而且随着“一带一路”的建设,肯定会有很多离岸的项目。因为五大城建体系随着“一带一路”在很多中亚、东南亚国家进行基础建设,这必然促使其在当地设立子公司,而我们保理商来服务这些海外子公司,这就变成了一个离岸业务。

 

保理完全可以印证一句话:活到老、学到老。关于保理的看法,就我个人而言是没有不能做的案件,只有不能做的条件,看你怎么去把条件梳理到保理商可以做。所以说,保理是一个结合贸易、金融、风险管理(法律和规则、信用风险、操作风险……)、国际结算、信息化等专业的工艺。

作者简介:天逸金融服务集团总裁 温峰泰